导演李安表弟拆迁款未谈拢 遭黑衣人 - 休闲娱乐网
休闲娱乐网

    杨安安夫妇家两栋小楼近景,围墙已于10月上旬被推倒。  2016年10月22日凌晨,江西省九江市德安县大雨。年过六旬的杨安安与吴恭菊夫妇遭十几名“黑衣人”闯入位于义峰路的家门,两人衣衫不整地被抬走,置于路边棚下的水泥地看管。后经围观群众报警,黑衣人逃散。受到惊吓的夫妻俩回家后均已住院。  2013年起,杨安安家的房屋被划入棚户区改造范围。至今,该片涉及576户的待改造棚户区,只剩下包括杨安安家在内的5户未拆迁。  2016年8月8日至今,杨安安与县征收办负责人、开发商就房屋测量面积和拆迁补偿款数次谈判,目前房屋测量面积已谈妥,但赔偿款未达成一致:  杨安安认为其独栋住宅应按“别墅”标准补偿;而县征收办和开放商方面认为其容积率不符合别墅标准,据此补偿并无依据。  杨安安是知名导演李安的表哥,其外公李飞鸿有三子一女,杨安安为小女儿之子,李安是大儿子李升之子。在李飞鸿的墓碑上,李安及胞弟李岗的名字在“孝孙”之列。涉事住宅中有一栋系上世纪80年代李安父亲李升资助建造。  10月28日,德安县政法委书记、棚户区改造项目总负责人张华东就杨安安夫妇遭“黑衣人”夜袭一事向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回应称,公安部门已介入调查,确认是开发商工程部下属施工队,伙同县征收办雇佣的一家拆除公司下属人员所为。“这个事情我要求公安局必须调查清楚,给拆迁户一个明确的结果。”  截至11月3日,吴恭菊对澎湃新闻表示,她尚未接到警方对此事的调查结果。  缤纷一号大街开发项目。  “施工队去恐吓”  张华东告诉澎湃新闻,事发(10月22日)前一天,他刚接待过杨、吴夫妇,双方谈得很好,房屋拆迁补偿等问题的推进也取得了成效,对于不到24小时内就发生被黑衣人夜闯家门抬出去的事,他表示非常意外。  他解释说,棚户区改造项目至今历时3年,拆迁难度大,现在570多户人家中只剩5户未搬,杨、吴夫妇房屋位置对整个项目建设影响很大,项目没完工之前,施工队伍无法从开发商处要到资金,所以才想到去恐吓杨、吴夫妇。  至于拆除公司,本是受政府征收办委托进行房屋拆除工作。但也要在完工之后,他们才能从政府手中结清款项。“因为房子没签协议就拆不掉,所以他们跟施工队一拍即合,就去搞。”张华东说。  《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》第二十七条规定: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采取暴力、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、供热、供气、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。禁止建设单位参与搬迁活动。  张华东表示,10月上旬,施工队在杨吴夫妇家围墙下施工时,吴恭菊及其亲属曾与施工队发生冲突。  吴恭菊证实了此事。她称,自己家部分围墙被推倒:“我家来了几个亲戚,就找施工队的人,问为什么把墙推了。我妹妹和侄女就上去抓那个指挥的人,那个人就跑了。”  “工人可能心里不舒服,就有点报复那个意思的。”张华东说,这可能是22日事件发生的一个导火索。他表示,案件调查至今已四五天,最近两天就会拿出最后处理结果。  两栋黄色的楼即为杨吴夫妇家,附近已全部拆光,挖土机就停在门外。  “家中曾被放蛇”  涉事开发商名为德安四而商业广场置业有限公司,负责德安县“缤纷第一大街”项目开发。土地征收工作由政府部门负责,地块包括德安市长途汽车站附近的一大片棚户区,杨、吴夫妇的住所是一片围墙围起来的小庭院,恰好夹杂在棚户区内。  杨安安介绍称,自家庭院里第一栋二层小楼始建于1980年,当时大家都在山坡上开荒种菜,也有人建房。上世纪90年代末,杨安安又加盖了一栋三层的。2006年赶上政府解决土地的历史遗留问题,补办了《国有土地使用证》,2012年他们又对房屋进行了重新装修。  这一说法也得到德安县征收办一位钟姓主任的确认。  杨安安提供的土地使用证上显示,土地面积为224平方米。  2013年,棚户区改造项目启动。杨、吴夫妇称,2013年11月25号,曾有自称是拆迁办的人交给他一张评估单,但他对房屋面积和赔偿金额有异议。2014年底,有自称“拆迁公司”的人告诉他房子不拆了,他还跟对方开玩笑说不拆好,要拆得(补偿)300万。此后2015年间,陆续有“拆迁公司”的人催促他搬家,但并没有正式谈过赔偿问题。  对此,前述德安县征收办一钟姓主任确认,下属拆除公司曾和杨、吴夫妇谈过。“他们可以代表征收办。”他说,当时杨、吴夫妇对补偿开价300万元。但对2014年底曾通知杨吴夫妇不拆房一事,他予以否认。  而德安县棚户区改造项目总负责人张华东则称,改造范围有红线划定,不可能随意说不拆,具体细节他尚不清楚,推测可能是拆除公司觉得拆迁户不好说服,试图用这种方式“压价”,导致了误会。  杨安安夫妇称,后来他们夫妻去了南昌帮女儿带孩子。因为2015年家中曾被盗,吴恭菊请朋友住进家中帮忙看房。  2016年7月,杨安安家周边棚户区基本拆除完成。7月5日,吴恭菊的朋友称家中断水。8月5日,朋友又打电话来,称家中停电,还被放了蛇。  对此,张华东解释称,城市自来水管道是相通的,杨家周边已经拆除完毕后开始施工,施工过程中挖到管道以致于影响了杨吴夫妇家供水,后经杨吴夫妇反映后已经派人修复接通。  至于8月5日晚杨吴夫妇家发生的被拉电闸和放蛇一事,德安县征收办钟姓主任对澎湃新闻称, 征收办调查拆除公司下属人员后,确认不是他们所为,调查结果已回复杨吴夫妇,但具体是何人所做,他们未做进一步调查。  是别墅还是独栋住宅  8月8日,杨吴夫妇还领到一份《评估价格通知单》,显示房屋建筑面积为281.99平方米,房地产、附属设施和装修总赔偿金为106.17万元。这让认为自己房屋超300平方米、心理价位为300万元的他们无法接受。县征收办遂派遣第三方评估公司去重新测量。  此后,吴恭菊的朋友称每天有人来家中“捣乱”,最终他不得不搬出来。杨、吴夫妇回家时,也曾与自称是“拆迁公司”来催搬家的人起过言语冲突。  9月19日,杨吴夫妇手持材料去县信访办,最后与征收办杨姓副主任就房屋面积294平方米达成一致,但在补偿金额上,双方未能谈拢。  杨吴夫妇称,几天后,县征收办杨姓副主任表示,政府补偿金额可以提高至120万元。而开放商代表陈姓副总则称,可以私人再出5万。杨安安不同意,他认为,邻居家240平方米的房子,装修很破,补偿金就是120万;自己家的房子面积大,装修好,也给120万,这不合理。双方最终不欢而散。  10月28日,前述受访的县征收办钟姓主任对澎湃新闻确认称,征收办向杨家提高了补偿金额至120万,他同时表示,杨家和邻居家的面积差不多,补偿应执行同一标准,此外开发商还愿意多出一部分给他们。  而张华东补充说,就补偿金额后来与杨家谈到130万,是所有住户中最高的。  但吴恭菊并不认可。她对澎湃新闻表示,2013年说房屋要拆迁的时候,他们去德安县隆平大道一处楼盘的联排别墅看过,230平方米开价220万元。“我300个平方的别墅,还是独栋的,带花园,才120万?棚户区是越改越好,别墅又不可能。我们就想说,那220万算了,能在那边(注:前述联排高级住宅)买一套。”  对此,德安县征收办钟姓主任10月28日回应称,拆迁补偿是按照《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》,请第三方评估公司按住宅标准评估,采用“市场比较法”来确定的。德安县住宅价格为每平方米3000多元,政府给的补偿金已经超出了市价。“他们没有任何依据,就根据别人卖的装修好的别墅价格来比。”  根据国家规定,别墅容积率不大于0.35,而按照容积率算法,杨家住宅的容积率为1.31。  “谈不妥还是要依法强征”  就杨家两栋楼房之间的土地性质和补偿价格,双方也存在分歧。县征收办计划以“空地”标准补偿计算为每平方米200多元;吴恭菊则认为是“庭院”,应该按照正常房屋价格的50%进行核算。“哪有这种算法的,我都没听过,这种不合理要求我们肯定不能答应。”前述钟姓主任说。  他称,此次征收共涉及576户人家,目前仅剩5户,与杨、吴夫妇还在沟通,但对方太过“固执”,他也很无奈:“  开发商既然来投资,我们就要维护他们的利益,也要考虑到他们的投资成本。从政府来说,一个项目时间拖得长,对外招商这块有影响,我们也希望尽快完成,工作压力也很大。老百姓追求自己利益最大化,有时候不按照标准来,我们也是尝试尽量做思想工作。这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(如果谈不妥)还是要依法强制征收。”  根据《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》第二十六条规定:被征收人对补偿决定不服的,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,也可以依法提起行政诉讼。该条例第二十八条规定:被征收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不提起行政诉讼,在补偿决定规定的期限内又不搬迁的,由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市、县级人民政府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。  根据相关规定,强制征收通知下达之后,有2个月行政复议期,复议未果另有6个月上诉期。  “时间太长了,黄花菜都凉了。目前是希望通过外围,看能不能做一做子女的工作。实在做不通的话,也只能强制征收,有什么办法?”前述钟姓主任说。  10月22日早晨,被抬出家的杨安安躺在地上,身上盖着好心路人拿来的被子。  【对话杨安安吴恭菊夫妇】“黑衣人四人抬一个,我拼命喊救命”  澎湃新闻:黑衣人的事情是什么时候发生的?当时是怎样的情况?  杨安安:是(2016年)10月22号,凌晨6点以前,天蒙蒙亮。我是醒的,我老婆睡得很沉。突然“咚隆!”一声,声音好响的。还没过一会,十几个黑衣黑裤的年轻人,冲到楼上我二楼的卧室里。  吴恭菊:当时门响了以后,他(杨安安)马上就起来了。外面下好大的雨。他把窗帘打开看,看不到什么,外面还很黑。因为我们家有条狗,我说狗没叫,可能不是我们家。刚说完,十多个穿黑衣黑裤的人就闯进来,脸我没看清。  我用手去按灯,灯没有亮,我想他们把我家电断掉了。当时我们就蒙了。我就大喊“救命啊!”后来就抓着我嘴巴,我就手脚乱舞(挣扎)。他们就一个人一个手,一个人一个脚,(四个人抬一个人)把我和我老公搞到楼下。休息了一下,又把我们抬出去……  澎湃新闻:休息了一下?  吴恭菊:对。他们也累了嘛,我们也累了。  澎湃新闻:休息的时候,你们没有呼救或者反抗吗?  吴恭菊:他们没松手,只是放在地下,嘴巴还是被捏着的,手脚也还是抓着。然后又抬,把我们抬到雨里面,丢到马路上,他们就松手了。我老公还(被)抬着。我看他们(对我)松手了,我就喊:“救命哦!快来人哦!我老公不行啦!”  旁边是中医院,里面医生护士就出来了,还把门打开,说快把人抬进来。那些(黑衣)人就不理。我想不对头,医生可能理解错了,以为抬我老公的四个人是要救他(送他进医院),你晓得吧?我就喊:“救命啊!快报警啊!”本来他们(黑衣人)松开我了,我一喊他们又过来了,把我们往山上抬——我家住在半山腰的嘛,(他们)就说再叫把你丢山上。  因为在下雨,后来就丢在旁边一个棚子里面。我就求他们,我说我不叫了,我老公心脏不好做过搭桥手术的,我能不能回家拿点药给我老公吃,不然出了人命你们也跑不了。但没有一个人理我们。  旁边住的人家有个女的开了门,探头出来看。他们还说“看什么!”就凶人家,她头就又缩回去了。后来那个女的又出来,自己一边发抖,一边搂着一个被子又出来,盖在我老公身上。(黑衣人)他们也没做声,那么女的就把被子盖在我老公身上。我也好累,坐在地上,没叫了。  澎湃新闻:后来呢?你们是怎么逃脱的?  吴恭菊:那时候天快亮了,后来“110”就来了。之前好多人围观,看的好多人帮我打“110”,因为我一直在喊“救命”嘛。警车来了他们(黑衣人)就开始往外走,我就喊“110!在这里哦!抓坏人!”外面那几个(黑衣)人跑掉了,有几个人没跑掉。“110”来了之后,我说我老公心脏不好,我能不能先回家去拿药?我就回家拿药去了。回来给他灌药,衣服全部湿透的,灌完药我就把他架回家了。  “我恭恭敬敬给拆迁办张书记行了一个礼”  澎湃新闻:没跑掉的几个人,后来怎么处理了?  吴恭菊:抓住了一个,我看到他们在问,后来我拿完药回来又没人了。我回来“110”就问我名字,我说了,又要我身份证号,我也说了。他(警察)叫我签字的时候,我就问那些黑衣人是什么人,他就跟我说是拆迁办的人。  回家拿药的时候我就把手机带出来了,就给女儿打电话,女儿女婿就开车从南昌回来了,我们开车去了派出所,说我们报案。后来我们去找拆迁办,但那天周六(不上班),找不到。又去找了张书记,张书记很惊讶,他说:“还有这种事啊?不可能吧?”说过一下回复我,后来发短信过来,说是开发商个人行为……  澎湃新闻:之前警察说黑衣人是拆迁办的,张书记回复你们的时候说,是开发商个人行为?  吴恭菊:他说他一定会过问这个事,一定会查清楚,说法治社会一定不允许这种事。后来星期一他们立了案。  澎湃新闻:你们之前和征收办或者开发商之间起过激烈冲突吗?  杨安安:(10月)20号的时候谈得很好的,所以我们也根本没想到会这样。  20号下午两点半,动迁股的徐股长约我们,说县委主管领导下午四点约你见面,在信访局。我不知道是谁,后来知道了就是张书记。谈到拆迁问题、价格问题、平方(房屋面积)问题,都谈了。张书记谈得很好,对价格核定、房子的评估,都谈了自己的个人见解,说在这个拆迁中你的房子最好,装修也最好,可以给你多一些补偿,你自己的预期可能是达不到,但有争议也不要紧,还可以继续谈。我说300多元钱一个平方怎么能装修房子呢?简装都不行,还有作物、花草……他说,该算的都要算。  总共谈了一个半小时,这个很难得了,他这么忙,后面还有人,花了这么长的时间跟我们谈。我说我也愿意好好地把这个事情解决好。最后我就站起来,说我说两句话可不可以,他说可以。我说张书记,我在这里要谢谢你,因为我打电话给你了,你都接听电话,今天还在这里跟我谈了这么久,我也没有什么能谢谢你的,我给你鞠个躬吧。我就站在那里恭恭敬敬给他行了一个礼。他就赶紧站起来,说老人家不要这样,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工作,我们没做好,请你多原谅。他这个人是很好的。  10月22日早晨,躺在地上的为杨安安,吴恭菊光脚站在他身旁,两人凌晨从家中卧室被“黑衣人”抬出来。  “黑衣人跑了,挖掘机还在我家”  澎湃新闻:现在房子是什么状态?  吴恭菊:房子还在。但是挖掘机已经在我们家门口了,是那天和那群黑衣人一起来的。后来警察来了,黑衣人跑了,开车的司机也跑了,就挖掘机还在我家。我们被抬出来的时候没看到,还是拆迁办的人发现的。  澎湃新闻:拆迁办的人发现的?  吴恭菊:对。周六(10月22号)那天女儿女婿回来之后,去派出所没立案,拆迁办也没有人,女婿就给张书记打电话了,他就说已经找到了拆迁办,会联系我们。下午拆迁办的杨副主任和徐股长两个人就来了,还是他们发现挖掘机,发现以后才说:“肯定是开发商干的。”他们就说去找开发商,然后就走了,我女婿就说等他们回话。  星期天,我就想去找开发商,把凶手找出来。我就又给张书记发了个短信,他就回复我说一定会给我公道,这样的意思,然后也说是开发商私人行为。确定了是开发商干的,星期一我就和亲戚一起去了开发商那个售楼中心。没见到人,只见到一个经理。我说你把你们老总找来,他们不肯找,就关门在里面不出来,就报“110”了。  澎湃新闻:他们报警,还是你们报警?  吴恭菊:他们报的警。“110”来了以后,就叫我们一方派一个代表,去派出所谈。我说我是不会跟你们去派出所的。  “110”就没办法,说不去派出所那去你家行不?我就带他们去我家,在我家备案了,还做了笔录。然后他们就回去了。  澎湃新闻:关于这个案件,还有房子的拆迁赔偿,后来有新进展吗?  吴恭菊:有。张书记说他已经叫公安局在破案了。  房子现在就没人来了,拆迁办也没来找。周六来谈了一次,下午去找开发商,我们在医院嘛,他们晚上又来了,提了水果和牛奶来看了一下,说这个事确实不是他们做的。  我现在就是要把这个坏人绳之以法,让他们交出后台来,谁指使他们做的?不过他们确实之前跟我们谈的还是蛮好,120万。加上附属设施和装修,楼梯啊、台阶那些装修,一百五六十万应该也算得到,本来我们想一百五六十万也能够松口的,但是现在这个事搞得我们都好恼火。  澎湃新闻:案件处理之后,征收补偿如果谈的话,你们的诉求是什么?  吴恭菊:房子(我们开)多少价就多少价。这种事……包括精神赔偿,我老公受了这个打击,我都要他们赔偿!还有我们医药费他们也要出啊,我老公(要是)被吓得心血管爆炸,换了心血管,他们要出不?本来我们就是算了的,既然出了这个事,我们就要一起算。  澎湃新闻:现在水电还是断的?  吴恭菊:水电通了,电是我们自己找人接的,水还是我自己买的管子,他们就派了一个人来装了一下。这个也是损失啊,我们买管子还要钱的,对吧?

    杨安安夫妇家两栋小楼近景,围墙已于10月上旬被推倒。  2016年10月22日凌晨,江西省九江市德安县大雨。年过六旬的杨安安与吴恭菊夫妇遭十几名“黑衣人”闯入位于义峰路的家门,两人衣衫不整地被抬走,置于路边棚下的水泥地看管。后经围观群众报警,黑衣人逃散。受到惊吓的夫妻俩回家后均已住院。  2013年起,杨安安家的房屋被划入棚户区改造范围。至今,该片涉及576户的待改造棚户区,只剩下包括杨安安家在内的5户未拆迁。  2016年8月8日至今,杨安安与县征收办负责人、开发商就房屋测量面积和拆迁补偿款数次谈判,目前房屋测量面积已谈妥,但赔偿款未达成一致:  杨安安认为其独栋住宅应按“别墅”标准补偿;而县征收办和开放商方面认为其容积率不符合别墅标准,据此补偿并无依据。  杨安安是知名导演李安的表哥,其外公李飞鸿有三子一女,杨安安为小女儿之子,李安是大儿子李升之子。在李飞鸿的墓碑上,李安及胞弟李岗的名字在“孝孙”之列。涉事住宅中有一栋系上世纪80年代李安父亲李升资助建造。  10月28日,德安县政法委书记、棚户区改造项目总负责人张华东就杨安安夫妇遭“黑衣人”夜袭一事向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回应称,公安部门已介入调查,确认是开发商工程部下属施工队,伙同县征收办雇佣的一家拆除公司下属人员所为。“这个事情我要求公安局必须调查清楚,给拆迁户一个明确的结果。”  截至11月3日,吴恭菊对澎湃新闻表示,她尚未接到警方对此事的调查结果。  缤纷一号大街开发项目。  “施工队去恐吓”  张华东告诉澎湃新闻,事发(10月22日)前一天,他刚接待过杨、吴夫妇,双方谈得很好,房屋拆迁补偿等问题的推进也取得了成效,对于不到24小时内就发生被黑衣人夜闯家门抬出去的事,他表示非常意外。  他解释说,棚户区改造项目至今历时3年,拆迁难度大,现在570多户人家中只剩5户未搬,杨、吴夫妇房屋位置对整个项目建设影响很大,项目没完工之前,施工队伍无法从开发商处要到资金,所以才想到去恐吓杨、吴夫妇。  至于拆除公司,本是受政府征收办委托进行房屋拆除工作。但也要在完工之后,他们才能从政府手中结清款项。“因为房子没签协议就拆不掉,所以他们跟施工队一拍即合,就去搞。”张华东说。  《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》第二十七条规定: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采取暴力、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、供热、供气、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。禁止建设单位参与搬迁活动。  张华东表示,10月上旬,施工队在杨吴夫妇家围墙下施工时,吴恭菊及其亲属曾与施工队发生冲突。  吴恭菊证实了此事。她称,自己家部分围墙被推倒:“我家来了几个亲戚,就找施工队的人,问为什么把墙推了。我妹妹和侄女就上去抓那个指挥的人,那个人就跑了。”  “工人可能心里不舒服,就有点报复那个意思的。”张华东说,这可能是22日事件发生的一个导火索。他表示,案件调查至今已四五天,最近两天就会拿出最后处理结果。  两栋黄色的楼即为杨吴夫妇家,附近已全部拆光,挖土机就停在门外。  “家中曾被放蛇”  涉事开发商名为德安四而商业广场置业有限公司,负责德安县“缤纷第一大街”项目开发。土地征收工作由政府部门负责,地块包括德安市长途汽车站附近的一大片棚户区,杨、吴夫妇的住所是一片围墙围起来的小庭院,恰好夹杂在棚户区内。  杨安安介绍称,自家庭院里第一栋二层小楼始建于1980年,当时大家都在山坡上开荒种菜,也有人建房。上世纪90年代末,杨安安又加盖了一栋三层的。2006年赶上政府解决土地的历史遗留问题,补办了《国有土地使用证》,2012年他们又对房屋进行了重新装修。  这一说法也得到德安县征收办一位钟姓主任的确认。  杨安安提供的土地使用证上显示,土地面积为224平方米。  2013年,棚户区改造项目启动。杨、吴夫妇称,2013年11月25号,曾有自称是拆迁办的人交给他一张评估单,但他对房屋面积和赔偿金额有异议。2014年底,有自称“拆迁公司”的人告诉他房子不拆了,他还跟对方开玩笑说不拆好,要拆得(补偿)300万。此后2015年间,陆续有“拆迁公司”的人催促他搬家,但并没有正式谈过赔偿问题。  对此,前述德安县征收办一钟姓主任确认,下属拆除公司曾和杨、吴夫妇谈过。“他们可以代表征收办。”他说,当时杨、吴夫妇对补偿开价300万元。但对2014年底曾通知杨吴夫妇不拆房一事,他予以否认。  而德安县棚户区改造项目总负责人张华东则称,改造范围有红线划定,不可能随意说不拆,具体细节他尚不清楚,推测可能是拆除公司觉得拆迁户不好说服,试图用这种方式“压价”,导致了误会。  杨安安夫妇称,后来他们夫妻去了南昌帮女儿带孩子。因为2015年家中曾被盗,吴恭菊请朋友住进家中帮忙看房。  2016年7月,杨安安家周边棚户区基本拆除完成。7月5日,吴恭菊的朋友称家中断水。8月5日,朋友又打电话来,称家中停电,还被放了蛇。  对此,张华东解释称,城市自来水管道是相通的,杨家周边已经拆除完毕后开始施工,施工过程中挖到管道以致于影响了杨吴夫妇家供水,后经杨吴夫妇反映后已经派人修复接通。  至于8月5日晚杨吴夫妇家发生的被拉电闸和放蛇一事,德安县征收办钟姓主任对澎湃新闻称, 征收办调查拆除公司下属人员后,确认不是他们所为,调查结果已回复杨吴夫妇,但具体是何人所做,他们未做进一步调查。  是别墅还是独栋住宅  8月8日,杨吴夫妇还领到一份《评估价格通知单》,显示房屋建筑面积为281.99平方米,房地产、附属设施和装修总赔偿金为106.17万元。这让认为自己房屋超300平方米、心理价位为300万元的他们无法接受。县征收办遂派遣第三方评估公司去重新测量。  此后,吴恭菊的朋友称每天有人来家中“捣乱”,最终他不得不搬出来。杨、吴夫妇回家时,也曾与自称是“拆迁公司”来催搬家的人起过言语冲突。  9月19日,杨吴夫妇手持材料去县信访办,最后与征收办杨姓副主任就房屋面积294平方米达成一致,但在补偿金额上,双方未能谈拢。  杨吴夫妇称,几天后,县征收办杨姓副主任表示,政府补偿金额可以提高至120万元。而开放商代表陈姓副总则称,可以私人再出5万。杨安安不同意,他认为,邻居家240平方米的房子,装修很破,补偿金就是120万;自己家的房子面积大,装修好,也给120万,这不合理。双方最终不欢而散。  10月28日,前述受访的县征收办钟姓主任对澎湃新闻确认称,征收办向杨家提高了补偿金额至120万,他同时表示,杨家和邻居家的面积差不多,补偿应执行同一标准,此外开发商还愿意多出一部分给他们。  而张华东补充说,就补偿金额后来与杨家谈到130万,是所有住户中最高的。  但吴恭菊并不认可。她对澎湃新闻表示,2013年说房屋要拆迁的时候,他们去德安县隆平大道一处楼盘的联排别墅看过,230平方米开价220万元。“我300个平方的别墅,还是独栋的,带花园,才120万?棚户区是越改越好,别墅又不可能。我们就想说,那220万算了,能在那边(注:前述联排高级住宅)买一套。”  对此,德安县征收办钟姓主任10月28日回应称,拆迁补偿是按照《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》,请第三方评估公司按住宅标准评估,采用“市场比较法”来确定的。德安县住宅价格为每平方米3000多元,政府给的补偿金已经超出了市价。“他们没有任何依据,就根据别人卖的装修好的别墅价格来比。”  根据国家规定,别墅容积率不大于0.35,而按照容积率算法,杨家住宅的容积率为1.31。  “谈不妥还是要依法强征”  就杨家两栋楼房之间的土地性质和补偿价格,双方也存在分歧。县征收办计划以“空地”标准补偿计算为每平方米200多元;吴恭菊则认为是“庭院”,应该按照正常房屋价格的50%进行核算。“哪有这种算法的,我都没听过,这种不合理要求我们肯定不能答应。”前述钟姓主任说。  他称,此次征收共涉及576户人家,目前仅剩5户,与杨、吴夫妇还在沟通,但对方太过“固执”,他也很无奈:“  开发商既然来投资,我们就要维护他们的利益,也要考虑到他们的投资成本。从政府来说,一个项目时间拖得长,对外招商这块有影响,我们也希望尽快完成,工作压力也很大。老百姓追求自己利益最大化,有时候不按照标准来,我们也是尝试尽量做思想工作。这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(如果谈不妥)还是要依法强制征收。”  根据《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》第二十六条规定:被征收人对补偿决定不服的,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,也可以依法提起行政诉讼。该条例第二十八条规定:被征收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不提起行政诉讼,在补偿决定规定的期限内又不搬迁的,由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市、县级人民政府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。  根据相关规定,强制征收通知下达之后,有2个月行政复议期,复议未果另有6个月上诉期。  “时间太长了,黄花菜都凉了。目前是希望通过外围,看能不能做一做子女的工作。实在做不通的话,也只能强制征收,有什么办法?”前述钟姓主任说。  10月22日早晨,被抬出家的杨安安躺在地上,身上盖着好心路人拿来的被子。  【对话杨安安吴恭菊夫妇】“黑衣人四人抬一个,我拼命喊救命”  澎湃新闻:黑衣人的事情是什么时候发生的?当时是怎样的情况?  杨安安:是(2016年)10月22号,凌晨6点以前,天蒙蒙亮。我是醒的,我老婆睡得很沉。突然“咚隆!”一声,声音好响的。还没过一会,十几个黑衣黑裤的年轻人,冲到楼上我二楼的卧室里。  吴恭菊:当时门响了以后,他(杨安安)马上就起来了。外面下好大的雨。他把窗帘打开看,看不到什么,外面还很黑。因为我们家有条狗,我说狗没叫,可能不是我们家。刚说完,十多个穿黑衣黑裤的人就闯进来,脸我没看清。  我用手去按灯,灯没有亮,我想他们把我家电断掉了。当时我们就蒙了。我就大喊“救命啊!”后来就抓着我嘴巴,我就手脚乱舞(挣扎)。他们就一个人一个手,一个人一个脚,(四个人抬一个人)把我和我老公搞到楼下。休息了一下,又把我们抬出去……  澎湃新闻:休息了一下?  吴恭菊:对。他们也累了嘛,我们也累了。  澎湃新闻:休息的时候,你们没有呼救或者反抗吗?  吴恭菊:他们没松手,只是放在地下,嘴巴还是被捏着的,手脚也还是抓着。然后又抬,把我们抬到雨里面,丢到马路上,他们就松手了。我老公还(被)抬着。我看他们(对我)松手了,我就喊:“救命哦!快来人哦!我老公不行啦!”  旁边是中医院,里面医生护士就出来了,还把门打开,说快把人抬进来。那些(黑衣)人就不理。我想不对头,医生可能理解错了,以为抬我老公的四个人是要救他(送他进医院),你晓得吧?我就喊:“救命啊!快报警啊!”本来他们(黑衣人)松开我了,我一喊他们又过来了,把我们往山上抬——我家住在半山腰的嘛,(他们)就说再叫把你丢山上。  因为在下雨,后来就丢在旁边一个棚子里面。我就求他们,我说我不叫了,我老公心脏不好做过搭桥手术的,我能不能回家拿点药给我老公吃,不然出了人命你们也跑不了。但没有一个人理我们。  旁边住的人家有个女的开了门,探头出来看。他们还说“看什么!”就凶人家,她头就又缩回去了。后来那个女的又出来,自己一边发抖,一边搂着一个被子又出来,盖在我老公身上。(黑衣人)他们也没做声,那么女的就把被子盖在我老公身上。我也好累,坐在地上,没叫了。  澎湃新闻:后来呢?你们是怎么逃脱的?  吴恭菊:那时候天快亮了,后来“110”就来了。之前好多人围观,看的好多人帮我打“110”,因为我一直在喊“救命”嘛。警车来了他们(黑衣人)就开始往外走,我就喊“110!在这里哦!抓坏人!”外面那几个(黑衣)人跑掉了,有几个人没跑掉。“110”来了之后,我说我老公心脏不好,我能不能先回家去拿药?我就回家拿药去了。回来给他灌药,衣服全部湿透的,灌完药我就把他架回家了。  “我恭恭敬敬给拆迁办张书记行了一个礼”  澎湃新闻:没跑掉的几个人,后来怎么处理了?  吴恭菊:抓住了一个,我看到他们在问,后来我拿完药回来又没人了。我回来“110”就问我名字,我说了,又要我身份证号,我也说了。他(警察)叫我签字的时候,我就问那些黑衣人是什么人,他就跟我说是拆迁办的人。  回家拿药的时候我就把手机带出来了,就给女儿打电话,女儿女婿就开车从南昌回来了,我们开车去了派出所,说我们报案。后来我们去找拆迁办,但那天周六(不上班),找不到。又去找了张书记,张书记很惊讶,他说:“还有这种事啊?不可能吧?”说过一下回复我,后来发短信过来,说是开发商个人行为……  澎湃新闻:之前警察说黑衣人是拆迁办的,张书记回复你们的时候说,是开发商个人行为?  吴恭菊:他说他一定会过问这个事,一定会查清楚,说法治社会一定不允许这种事。后来星期一他们立了案。  澎湃新闻:你们之前和征收办或者开发商之间起过激烈冲突吗?  杨安安:(10月)20号的时候谈得很好的,所以我们也根本没想到会这样。  20号下午两点半,动迁股的徐股长约我们,说县委主管领导下午四点约你见面,在信访局。我不知道是谁,后来知道了就是张书记。谈到拆迁问题、价格问题、平方(房屋面积)问题,都谈了。张书记谈得很好,对价格核定、房子的评估,都谈了自己的个人见解,说在这个拆迁中你的房子最好,装修也最好,可以给你多一些补偿,你自己的预期可能是达不到,但有争议也不要紧,还可以继续谈。我说300多元钱一个平方怎么能装修房子呢?简装都不行,还有作物、花草……他说,该算的都要算。  总共谈了一个半小时,这个很难得了,他这么忙,后面还有人,花了这么长的时间跟我们谈。我说我也愿意好好地把这个事情解决好。最后我就站起来,说我说两句话可不可以,他说可以。我说张书记,我在这里要谢谢你,因为我打电话给你了,你都接听电话,今天还在这里跟我谈了这么久,我也没有什么能谢谢你的,我给你鞠个躬吧。我就站在那里恭恭敬敬给他行了一个礼。他就赶紧站起来,说老人家不要这样,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工作,我们没做好,请你多原谅。他这个人是很好的。  10月22日早晨,躺在地上的为杨安安,吴恭菊光脚站在他身旁,两人凌晨从家中卧室被“黑衣人”抬出来。  “黑衣人跑了,挖掘机还在我家”  澎湃新闻:现在房子是什么状态?  吴恭菊:房子还在。但是挖掘机已经在我们家门口了,是那天和那群黑衣人一起来的。后来警察来了,黑衣人跑了,开车的司机也跑了,就挖掘机还在我家。我们被抬出来的时候没看到,还是拆迁办的人发现的。  澎湃新闻:拆迁办的人发现的?  吴恭菊:对。周六(10月22号)那天女儿女婿回来之后,去派出所没立案,拆迁办也没有人,女婿就给张书记打电话了,他就说已经找到了拆迁办,会联系我们。下午拆迁办的杨副主任和徐股长两个人就来了,还是他们发现挖掘机,发现以后才说:“肯定是开发商干的。”他们就说去找开发商,然后就走了,我女婿就说等他们回话。  星期天,我就想去找开发商,把凶手找出来。我就又给张书记发了个短信,他就回复我说一定会给我公道,这样的意思,然后也说是开发商私人行为。确定了是开发商干的,星期一我就和亲戚一起去了开发商那个售楼中心。没见到人,只见到一个经理。我说你把你们老总找来,他们不肯找,就关门在里面不出来,就报“110”了。  澎湃新闻:他们报警,还是你们报警?  吴恭菊:他们报的警。“110”来了以后,就叫我们一方派一个代表,去派出所谈。我说我是不会跟你们去派出所的。  “110”就没办法,说不去派出所那去你家行不?我就带他们去我家,在我家备案了,还做了笔录。然后他们就回去了。  澎湃新闻:关于这个案件,还有房子的拆迁赔偿,后来有新进展吗?  吴恭菊:有。张书记说他已经叫公安局在破案了。  房子现在就没人来了,拆迁办也没来找。周六来谈了一次,下午去找开发商,我们在医院嘛,他们晚上又来了,提了水果和牛奶来看了一下,说这个事确实不是他们做的。  我现在就是要把这个坏人绳之以法,让他们交出后台来,谁指使他们做的?不过他们确实之前跟我们谈的还是蛮好,120万。加上附属设施和装修,楼梯啊、台阶那些装修,一百五六十万应该也算得到,本来我们想一百五六十万也能够松口的,但是现在这个事搞得我们都好恼火。  澎湃新闻:案件处理之后,征收补偿如果谈的话,你们的诉求是什么?  吴恭菊:房子(我们开)多少价就多少价。这种事……包括精神赔偿,我老公受了这个打击,我都要他们赔偿!还有我们医药费他们也要出啊,我老公(要是)被吓得心血管爆炸,换了心血管,他们要出不?本来我们就是算了的,既然出了这个事,我们就要一起算。  澎湃新闻:现在水电还是断的?  吴恭菊:水电通了,电是我们自己找人接的,水还是我自己买的管子,他们就派了一个人来装了一下。这个也是损失啊,我们买管子还要钱的,对吧?

    杨安安夫妇家两栋小楼近景,围墙已于10月上旬被推倒。  2016年10月22日凌晨,江西省九江市德安县大雨。年过六旬的杨安安与吴恭菊夫妇遭十几名“黑衣人”闯入位于义峰路的家门,两人衣衫不整地被抬走,置于路边棚下的水泥地看管。后经围观群众报警,黑衣人逃散。受到惊吓的夫妻俩回家后均已住院。  2013年起,杨安安家的房屋被划入棚户区改造范围。至今,该片涉及576户的待改造棚户区,只剩下包括杨安安家在内的5户未拆迁。  2016年8月8日至今,杨安安与县征收办负责人、开发商就房屋测量面积和拆迁补偿款数次谈判,目前房屋测量面积已谈妥,但赔偿款未达成一致:  杨安安认为其独栋住宅应按“别墅”标准补偿;而县征收办和开放商方面认为其容积率不符合别墅标准,据此补偿并无依据。  杨安安是知名导演李安的表哥,其外公李飞鸿有三子一女,杨安安为小女儿之子,李安是大儿子李升之子。在李飞鸿的墓碑上,李安及胞弟李岗的名字在“孝孙”之列。涉事住宅中有一栋系上世纪80年代李安父亲李升资助建造。  10月28日,德安县政法委书记、棚户区改造项目总负责人张华东就杨安安夫妇遭“黑衣人”夜袭一事向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回应称,公安部门已介入调查,确认是开发商工程部下属施工队,伙同县征收办雇佣的一家拆除公司下属人员所为。“这个事情我要求公安局必须调查清楚,给拆迁户一个明确的结果。”  截至11月3日,吴恭菊对澎湃新闻表示,她尚未接到警方对此事的调查结果。  缤纷一号大街开发项目。  “施工队去恐吓”  张华东告诉澎湃新闻,事发(10月22日)前一天,他刚接待过杨、吴夫妇,双方谈得很好,房屋拆迁补偿等问题的推进也取得了成效,对于不到24小时内就发生被黑衣人夜闯家门抬出去的事,他表示非常意外。  他解释说,棚户区改造项目至今历时3年,拆迁难度大,现在570多户人家中只剩5户未搬,杨、吴夫妇房屋位置对整个项目建设影响很大,项目没完工之前,施工队伍无法从开发商处要到资金,所以才想到去恐吓杨、吴夫妇。  至于拆除公司,本是受政府征收办委托进行房屋拆除工作。但也要在完工之后,他们才能从政府手中结清款项。“因为房子没签协议就拆不掉,所以他们跟施工队一拍即合,就去搞。”张华东说。  《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》第二十七条规定: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采取暴力、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、供热、供气、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。禁止建设单位参与搬迁活动。  张华东表示,10月上旬,施工队在杨吴夫妇家围墙下施工时,吴恭菊及其亲属曾与施工队发生冲突。  吴恭菊证实了此事。她称,自己家部分围墙被推倒:“我家来了几个亲戚,就找施工队的人,问为什么把墙推了。我妹妹和侄女就上去抓那个指挥的人,那个人就跑了。”  “工人可能心里不舒服,就有点报复那个意思的。”张华东说,这可能是22日事件发生的一个导火索。他表示,案件调查至今已四五天,最近两天就会拿出最后处理结果。  两栋黄色的楼即为杨吴夫妇家,附近已全部拆光,挖土机就停在门外。  “家中曾被放蛇”  涉事开发商名为德安四而商业广场置业有限公司,负责德安县“缤纷第一大街”项目开发。土地征收工作由政府部门负责,地块包括德安市长途汽车站附近的一大片棚户区,杨、吴夫妇的住所是一片围墙围起来的小庭院,恰好夹杂在棚户区内。  杨安安介绍称,自家庭院里第一栋二层小楼始建于1980年,当时大家都在山坡上开荒种菜,也有人建房。上世纪90年代末,杨安安又加盖了一栋三层的。2006年赶上政府解决土地的历史遗留问题,补办了《国有土地使用证》,2012年他们又对房屋进行了重新装修。  这一说法也得到德安县征收办一位钟姓主任的确认。  杨安安提供的土地使用证上显示,土地面积为224平方米。  2013年,棚户区改造项目启动。杨、吴夫妇称,2013年11月25号,曾有自称是拆迁办的人交给他一张评估单,但他对房屋面积和赔偿金额有异议。2014年底,有自称“拆迁公司”的人告诉他房子不拆了,他还跟对方开玩笑说不拆好,要拆得(补偿)300万。此后2015年间,陆续有“拆迁公司”的人催促他搬家,但并没有正式谈过赔偿问题。  对此,前述德安县征收办一钟姓主任确认,下属拆除公司曾和杨、吴夫妇谈过。“他们可以代表征收办。”他说,当时杨、吴夫妇对补偿开价300万元。但对2014年底曾通知杨吴夫妇不拆房一事,他予以否认。  而德安县棚户区改造项目总负责人张华东则称,改造范围有红线划定,不可能随意说不拆,具体细节他尚不清楚,推测可能是拆除公司觉得拆迁户不好说服,试图用这种方式“压价”,导致了误会。  杨安安夫妇称,后来他们夫妻去了南昌帮女儿带孩子。因为2015年家中曾被盗,吴恭菊请朋友住进家中帮忙看房。  2016年7月,杨安安家周边棚户区基本拆除完成。7月5日,吴恭菊的朋友称家中断水。8月5日,朋友又打电话来,称家中停电,还被放了蛇。  对此,张华东解释称,城市自来水管道是相通的,杨家周边已经拆除完毕后开始施工,施工过程中挖到管道以致于影响了杨吴夫妇家供水,后经杨吴夫妇反映后已经派人修复接通。  至于8月5日晚杨吴夫妇家发生的被拉电闸和放蛇一事,德安县征收办钟姓主任对澎湃新闻称, 征收办调查拆除公司下属人员后,确认不是他们所为,调查结果已回复杨吴夫妇,但具体是何人所做,他们未做进一步调查。  是别墅还是独栋住宅  8月8日,杨吴夫妇还领到一份《评估价格通知单》,显示房屋建筑面积为281.99平方米,房地产、附属设施和装修总赔偿金为106.17万元。这让认为自己房屋超300平方米、心理价位为300万元的他们无法接受。县征收办遂派遣第三方评估公司去重新测量。  此后,吴恭菊的朋友称每天有人来家中“捣乱”,最终他不得不搬出来。杨、吴夫妇回家时,也曾与自称是“拆迁公司”来催搬家的人起过言语冲突。  9月19日,杨吴夫妇手持材料去县信访办,最后与征收办杨姓副主任就房屋面积294平方米达成一致,但在补偿金额上,双方未能谈拢。  杨吴夫妇称,几天后,县征收办杨姓副主任表示,政府补偿金额可以提高至120万元。而开放商代表陈姓副总则称,可以私人再出5万。杨安安不同意,他认为,邻居家240平方米的房子,装修很破,补偿金就是120万;自己家的房子面积大,装修好,也给120万,这不合理。双方最终不欢而散。  10月28日,前述受访的县征收办钟姓主任对澎湃新闻确认称,征收办向杨家提高了补偿金额至120万,他同时表示,杨家和邻居家的面积差不多,补偿应执行同一标准,此外开发商还愿意多出一部分给他们。  而张华东补充说,就补偿金额后来与杨家谈到130万,是所有住户中最高的。  但吴恭菊并不认可。她对澎湃新闻表示,2013年说房屋要拆迁的时候,他们去德安县隆平大道一处楼盘的联排别墅看过,230平方米开价220万元。“我300个平方的别墅,还是独栋的,带花园,才120万?棚户区是越改越好,别墅又不可能。我们就想说,那220万算了,能在那边(注:前述联排高级住宅)买一套。”  对此,德安县征收办钟姓主任10月28日回应称,拆迁补偿是按照《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》,请第三方评估公司按住宅标准评估,采用“市场比较法”来确定的。德安县住宅价格为每平方米3000多元,政府给的补偿金已经超出了市价。“他们没有任何依据,就根据别人卖的装修好的别墅价格来比。”  根据国家规定,别墅容积率不大于0.35,而按照容积率算法,杨家住宅的容积率为1.31。  “谈不妥还是要依法强征”  就杨家两栋楼房之间的土地性质和补偿价格,双方也存在分歧。县征收办计划以“空地”标准补偿计算为每平方米200多元;吴恭菊则认为是“庭院”,应该按照正常房屋价格的50%进行核算。“哪有这种算法的,我都没听过,这种不合理要求我们肯定不能答应。”前述钟姓主任说。  他称,此次征收共涉及576户人家,目前仅剩5户,与杨、吴夫妇还在沟通,但对方太过“固执”,他也很无奈:“  开发商既然来投资,我们就要维护他们的利益,也要考虑到他们的投资成本。从政府来说,一个项目时间拖得长,对外招商这块有影响,我们也希望尽快完成,工作压力也很大。老百姓追求自己利益最大化,有时候不按照标准来,我们也是尝试尽量做思想工作。这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(如果谈不妥)还是要依法强制征收。”  根据《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》第二十六条规定:被征收人对补偿决定不服的,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,也可以依法提起行政诉讼。该条例第二十八条规定:被征收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不提起行政诉讼,在补偿决定规定的期限内又不搬迁的,由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市、县级人民政府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。  根据相关规定,强制征收通知下达之后,有2个月行政复议期,复议未果另有6个月上诉期。  “时间太长了,黄花菜都凉了。目前是希望通过外围,看能不能做一做子女的工作。实在做不通的话,也只能强制征收,有什么办法?”前述钟姓主任说。  10月22日早晨,被抬出家的杨安安躺在地上,身上盖着好心路人拿来的被子。  【对话杨安安吴恭菊夫妇】“黑衣人四人抬一个,我拼命喊救命”  澎湃新闻:黑衣人的事情是什么时候发生的?当时是怎样的情况?  杨安安:是(2016年)10月22号,凌晨6点以前,天蒙蒙亮。我是醒的,我老婆睡得很沉。突然“咚隆!”一声,声音好响的。还没过一会,十几个黑衣黑裤的年轻人,冲到楼上我二楼的卧室里。  吴恭菊:当时门响了以后,他(杨安安)马上就起来了。外面下好大的雨。他把窗帘打开看,看不到什么,外面还很黑。因为我们家有条狗,我说狗没叫,可能不是我们家。刚说完,十多个穿黑衣黑裤的人就闯进来,脸我没看清。  我用手去按灯,灯没有亮,我想他们把我家电断掉了。当时我们就蒙了。我就大喊“救命啊!”后来就抓着我嘴巴,我就手脚乱舞(挣扎)。他们就一个人一个手,一个人一个脚,(四个人抬一个人)把我和我老公搞到楼下。休息了一下,又把我们抬出去……  澎湃新闻:休息了一下?  吴恭菊:对。他们也累了嘛,我们也累了。  澎湃新闻:休息的时候,你们没有呼救或者反抗吗?  吴恭菊:他们没松手,只是放在地下,嘴巴还是被捏着的,手脚也还是抓着。然后又抬,把我们抬到雨里面,丢到马路上,他们就松手了。我老公还(被)抬着。我看他们(对我)松手了,我就喊:“救命哦!快来人哦!我老公不行啦!”  旁边是中医院,里面医生护士就出来了,还把门打开,说快把人抬进来。那些(黑衣)人就不理。我想不对头,医生可能理解错了,以为抬我老公的四个人是要救他(送他进医院),你晓得吧?我就喊:“救命啊!快报警啊!”本来他们(黑衣人)松开我了,我一喊他们又过来了,把我们往山上抬——我家住在半山腰的嘛,(他们)就说再叫把你丢山上。  因为在下雨,后来就丢在旁边一个棚子里面。我就求他们,我说我不叫了,我老公心脏不好做过搭桥手术的,我能不能回家拿点药给我老公吃,不然出了人命你们也跑不了。但没有一个人理我们。  旁边住的人家有个女的开了门,探头出来看。他们还说“看什么!”就凶人家,她头就又缩回去了。后来那个女的又出来,自己一边发抖,一边搂着一个被子又出来,盖在我老公身上。(黑衣人)他们也没做声,那么女的就把被子盖在我老公身上。我也好累,坐在地上,没叫了。  澎湃新闻:后来呢?你们是怎么逃脱的?  吴恭菊:那时候天快亮了,后来“110”就来了。之前好多人围观,看的好多人帮我打“110”,因为我一直在喊“救命”嘛。警车来了他们(黑衣人)就开始往外走,我就喊“110!在这里哦!抓坏人!”外面那几个(黑衣)人跑掉了,有几个人没跑掉。“110”来了之后,我说我老公心脏不好,我能不能先回家去拿药?我就回家拿药去了。回来给他灌药,衣服全部湿透的,灌完药我就把他架回家了。  “我恭恭敬敬给拆迁办张书记行了一个礼”  澎湃新闻:没跑掉的几个人,后来怎么处理了?  吴恭菊:抓住了一个,我看到他们在问,后来我拿完药回来又没人了。我回来“110”就问我名字,我说了,又要我身份证号,我也说了。他(警察)叫我签字的时候,我就问那些黑衣人是什么人,他就跟我说是拆迁办的人。  回家拿药的时候我就把手机带出来了,就给女儿打电话,女儿女婿就开车从南昌回来了,我们开车去了派出所,说我们报案。后来我们去找拆迁办,但那天周六(不上班),找不到。又去找了张书记,张书记很惊讶,他说:“还有这种事啊?不可能吧?”说过一下回复我,后来发短信过来,说是开发商个人行为……  澎湃新闻:之前警察说黑衣人是拆迁办的,张书记回复你们的时候说,是开发商个人行为?  吴恭菊:他说他一定会过问这个事,一定会查清楚,说法治社会一定不允许这种事。后来星期一他们立了案。  澎湃新闻:你们之前和征收办或者开发商之间起过激烈冲突吗?  杨安安:(10月)20号的时候谈得很好的,所以我们也根本没想到会这样。  20号下午两点半,动迁股的徐股长约我们,说县委主管领导下午四点约你见面,在信访局。我不知道是谁,后来知道了就是张书记。谈到拆迁问题、价格问题、平方(房屋面积)问题,都谈了。张书记谈得很好,对价格核定、房子的评估,都谈了自己的个人见解,说在这个拆迁中你的房子最好,装修也最好,可以给你多一些补偿,你自己的预期可能是达不到,但有争议也不要紧,还可以继续谈。我说300多元钱一个平方怎么能装修房子呢?简装都不行,还有作物、花草……他说,该算的都要算。  总共谈了一个半小时,这个很难得了,他这么忙,后面还有人,花了这么长的时间跟我们谈。我说我也愿意好好地把这个事情解决好。最后我就站起来,说我说两句话可不可以,他说可以。我说张书记,我在这里要谢谢你,因为我打电话给你了,你都接听电话,今天还在这里跟我谈了这么久,我也没有什么能谢谢你的,我给你鞠个躬吧。我就站在那里恭恭敬敬给他行了一个礼。他就赶紧站起来,说老人家不要这样,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工作,我们没做好,请你多原谅。他这个人是很好的。  10月22日早晨,躺在地上的为杨安安,吴恭菊光脚站在他身旁,两人凌晨从家中卧室被“黑衣人”抬出来。  “黑衣人跑了,挖掘机还在我家”  澎湃新闻:现在房子是什么状态?  吴恭菊:房子还在。但是挖掘机已经在我们家门口了,是那天和那群黑衣人一起来的。后来警察来了,黑衣人跑了,开车的司机也跑了,就挖掘机还在我家。我们被抬出来的时候没看到,还是拆迁办的人发现的。  澎湃新闻:拆迁办的人发现的?  吴恭菊:对。周六(10月22号)那天女儿女婿回来之后,去派出所没立案,拆迁办也没有人,女婿就给张书记打电话了,他就说已经找到了拆迁办,会联系我们。下午拆迁办的杨副主任和徐股长两个人就来了,还是他们发现挖掘机,发现以后才说:“肯定是开发商干的。”他们就说去找开发商,然后就走了,我女婿就说等他们回话。  星期天,我就想去找开发商,把凶手找出来。我就又给张书记发了个短信,他就回复我说一定会给我公道,这样的意思,然后也说是开发商私人行为。确定了是开发商干的,星期一我就和亲戚一起去了开发商那个售楼中心。没见到人,只见到一个经理。我说你把你们老总找来,他们不肯找,就关门在里面不出来,就报“110”了。  澎湃新闻:他们报警,还是你们报警?  吴恭菊:他们报的警。“110”来了以后,就叫我们一方派一个代表,去派出所谈。我说我是不会跟你们去派出所的。  “110”就没办法,说不去派出所那去你家行不?我就带他们去我家,在我家备案了,还做了笔录。然后他们就回去了。  澎湃新闻:关于这个案件,还有房子的拆迁赔偿,后来有新进展吗?  吴恭菊:有。张书记说他已经叫公安局在破案了。  房子现在就没人来了,拆迁办也没来找。周六来谈了一次,下午去找开发商,我们在医院嘛,他们晚上又来了,提了水果和牛奶来看了一下,说这个事确实不是他们做的。  我现在就是要把这个坏人绳之以法,让他们交出后台来,谁指使他们做的?不过他们确实之前跟我们谈的还是蛮好,120万。加上附属设施和装修,楼梯啊、台阶那些装修,一百五六十万应该也算得到,本来我们想一百五六十万也能够松口的,但是现在这个事搞得我们都好恼火。  澎湃新闻:案件处理之后,征收补偿如果谈的话,你们的诉求是什么?  吴恭菊:房子(我们开)多少价就多少价。这种事……包括精神赔偿,我老公受了这个打击,我都要他们赔偿!还有我们医药费他们也要出啊,我老公(要是)被吓得心血管爆炸,换了心血管,他们要出不?本来我们就是算了的,既然出了这个事,我们就要一起算。  澎湃新闻:现在水电还是断的?  吴恭菊:水电通了,电是我们自己找人接的,水还是我自己买的管子,他们就派了一个人来装了一下。这个也是损失啊,我们买管子还要钱的,对吧?

    导演李安表弟拆迁款未谈拢 遭黑衣人凌晨抬出家

    导演李安表弟拆迁款未谈拢 遭黑衣人凌晨抬出家

    导演李安表弟拆迁款未谈拢 遭黑衣人凌晨抬出家

    导演李安表弟拆迁款未谈拢 遭黑衣人凌晨抬出家